<optgroup id="mc5p9"></optgroup>
      <label id="mc5p9"></label>
    1. <object id="mc5p9"><sup id="mc5p9"></sup></object>
      <optgroup id="mc5p9"></optgroup>
      <samp id="mc5p9"></samp>
    2. 產業政策前沿技術公司動態峰會動態
      中美關系需要戰略新思維
      時間:2019-01-25 09:59:04 點擊:
       


      中美關系需要戰略新思維
       
      ——從修昔底德陷阱引致的“新冷戰思維”轉換為產業革命的“新伙伴思維”

      一、 關于中美兩國關系新的歷史轉折點

            和氣致祥,乖氣致戾,中美兩國擁有有史以來世界上最龐大的經貿關系,這個友好關系最重要的意義就是構造了以跨國界的經濟利益體與國家行為體雙框架的新型國際體系,擺脫了歷史上歐洲國家發明的以國家為中心的國際體系和與之孿生的強權爭霸文化,國際體系的穩定機制不僅是政治關系更重要的是經貿科技關系,大國政治的本質是合作而非沖突,因此,中美兩國的最大利益就是聯合起來重新改寫18~20世紀以來工業社會的全部生產和生活的結構,這是翻建世界的最大機遇,我們兩國可以攜手實現這個創新,我們兩國可以建造新的最大發展公約數,這也應該是紀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重要意義!


            目前中美關系面臨的戰略困惑和認知障礙就是以傳統的歷史觀歪曲中美相互關系,其中較有代表性的觀點,就是不少主流學者與業者使用 “修昔底德陷阱”這個適用歐洲城邦國家的小眾范式解釋中美兩個大國的整體關系,這是一種把中美關系引入歧途的歷史陷阱。若以修昔底德陷阱定義中美關系的進行時,將直接演變為美國老大和所謂中國老二的優勝劣汰的舊式霸權更替的危機體系,一方面老大要采取有效措施顛覆改變老二,另一方面就是老二要以傳統的地緣和結盟政策挑戰老大,不斷出現的老二挑戰最終改變老大的霸權,這種觀點的本質是推崇戰略減法、戰略消耗觀,屬于黔驢技窮、江郎才盡的表現。


            解釋國家成長、國際體系轉換可以有多種方法,例如:科技、經濟、文明、歷史、政治學和國際關系學等角度?!靶尬舻椎孪葳濉保?Thucydides Trap)不過是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解釋工業社會國際體系霸權更換的一種人文分析,這個理論之所以在中國比美國還流行,恰是我們有關大結構、大過程、大科技觀的認知不足。英國霸權的崛起建基于推動了煤炭能源為主的產業革命;而美國霸權的奠定則在于美國企業家發明了電力電網系統與石油產業的生態鏈,并從汽車、坦克、飛機等創新一直延續到今天的芯片、互聯網、數據庫、操作系統的產業霸權。這一切都說明,只有科技產業革命能夠改變世界歷史進程,才能夠主導大國興衰,才能夠再造全球體系。


            我們認為,科技產業革命的能力才是世界上的主要支配力、說服力和強制力,科技產業革命競爭才是當代世界發展的根本動力。從更換材料世界、發明各類智能終端以及推進新的生物科技醫療變革的廣闊領域,中國并無絕對領先優勢,更談不上世界老二,因此,推進新的科技產業革命才是中國成就的根本之路,也才是中美的最大公約數!中國最成功的發展戰略乃是實施新的科技產業革命,包括變革從教育、醫療、能源、物聯網、科技體制、科學基金、科研獎勵、知識產權管理等整體架構。


            與此同時,我們也要認識到大國地位變化與國際體系轉型是兩個問題,中國的地位變化不意味著國際體系轉型,后者是一系列國際秩序和操作規則的總和,需要短則三、五十年、長則百年才能成熟,而大國地位變化主要來自內部能量增減,可以不斷更新,今天的中國,明天的印度都會不斷改變自己的能力。就是這樣,大國地位變化也一定要謙虛。美國1894年已經成為世界GDP老大,但是等待了50年之后,直到1945年二戰結束之后,通過聯合國、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世界貿易組織、諸多國際產業聯盟、知識產權管理、互聯網與外太空等技術管理才掌握了全球主導權,因此,美國的成長是深謀遠慮的奇跡,反思中國,我們最需要轉變為一個學習社會,只有學習,我們才會知道修昔底德陷阱不過是井底看世界的局限辦法;只有開放,中國人民才能夠成為具有最強烈學習精神的民族。我們應該揚棄蘇聯模式的影響,徹底擺脫封建王朝型的思維!因此,中美兩國的無限資源在于智慧而非物質!



      二、關于中美貿易戰的戰略前瞻
            對中國而言,中美貿易戰應該有兩個結果,其一就是促進中國第二次改革大開放;其二就是推動中美實現新的科技產業革命,這些成果也將成為推動世界增長的正向力量,世界可以堅信中美關系更加精彩!


            1,中國是現代美元體系建造的關鍵伙伴與背書者 1971年為了實現美元與黃金脫鉤,需要停止越南戰爭,減少200多億美元的財赤,為此,1971年7月9日基辛格訪問中國并推動了中美聯合,形成了停止越戰的背書,之后8月15日尼克松政府果斷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元進入紙幣時代,它為美國帶來長期繁榮,中國也成為現代美元體系建造的關鍵伙伴,這也是毛澤東尼克松戰略聯合的奧秘寶藏,當時蘇聯是美國的敵國、法英等歐洲國家希望提走在美的黃金儲備,而中國則與美國保持了戰略協同。因此,貿易戰無論如何演變,中美之間都應該認識到我們之間的共同利益大于差別利益,我們應該創造更多地市場經濟機制把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最大化。


            對于美方而言,實施貿易戰的根本是力圖推動美國再工業化、重組美國與它國經貿科技關系,但是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貿易戰也可能逆轉“美元全球體系紅利”,這是美國貿易戰主導團隊并沒有架構好的短板,我對貿易戰與美元主導權的關系有三種前瞻:


            其一,貿易戰如何推動美元經濟成為更有競爭力的全球體系?至少到現在,美國貿易戰團隊還沒有提出新貿易戰與美元新全球化的整體方案。其二,貿易戰可能自傷美國利益,如何應對美元全球體系的可能分化?貿易戰有可能推動國際貿易從美元主導的等級制轉變為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等民主化分布型體系,貿易戰本身可能以人們意想不到方式結束1971年以來美元的傳統主導力,這樣現有的貿易戰成為美國禍殃。至少到現在,美國貿易戰團隊并沒有計算好應對美元體系分解的計劃,而歐元區正在創建新的結算機制,管理國際貿易。其三,目前的美式貿易戰必然推動國際貿易結算機制的結構轉變,貿易戰有可能推動國際貿易體系轉變為美元本位制與商品本位制并列的格局,而中日、中歐、中韓等都可能采用這種新的國際結算機制擴大貿易。


            從大范圍、長時段的歷史角度理解,美國文明的本質是現代融合文明的薈萃,而中國文明的根基就是融合基因。而目前美國主導地貿易戰具有民粹的趨向,我們知道,重建國際貿易體系更多地需要多贏的戰略規劃和能力體系,以貿易民粹換取美國利益自傷,這是不可持續的戰略。當然各方利益得失互動,也取決于各方操盤手的非常規博弈。


            2,中國美元暖流需要與美國人民幣暖流輝映 目前中美之間的6000億美元貿易總量,本質上是世界經濟的最大暖流,暖流是從低緯度流向高緯度的洋流,暖流可以使沿岸增加濕度并提高溫度,同樣中國通過貿易獲得美元,并以美元作為核心儲備支持了美元全球化體系,我把它稱之為中國美元暖流。目前來看改變這個暖流的關鍵就是建立美國人民幣暖流,實現中美貿易的美元與人民幣的雙重國際結算,中美貿易談判之所以可以被視為處于初級階段,就是雙方談判團隊還沒有把人民幣對美貿易結算列為中美增加貿易的直接工具,因此,比之中美建交更大的事件,應該是建構并展開人民幣對美貿易直接結算,以此把中美兩國經貿關系推到世界歷史頂端水平!
      中美貿易談判背后有兩國智慧的整體支撐,雙方一定會找到一條推進世界進步的道路,中美貿易互動的結局應該是正向創新的! 

         
            3、貿易戰能夠促進中國第二次改革開放 中美貿易戰、貿易摩擦、抑或新時代的中美經貿與科技合作,無論以何種模式展開,都會為中國改革引來重要的發展基因和創新機制。例如:作為發達國家的一個關鍵發展標志,就是能夠解決信貸資源與產業經濟、消費經濟的先進配置,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最高,當前值是2.25%;歐元區再融資利率,當前值是0;日本央行利率決議,當前值是-0.1%,發達國家普遍能夠以高效的金融資源運轉自身經濟,而中國的官方利率與民間利率存在嚴重脫節,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不少達到10%以上。中國金融資源至今還被作為一種特權資源運營,如果通過開放,積極引進國際經驗予以再造中國的經濟能夠更加創新發展。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曾大力主張:應加大減稅和推行低利率并行的措施,讓現金如同直升機一般,直接從政府和銀行手中落到消費者手里,促進消費并帶動美國經濟成長。中國是一個以產業經濟為主的生態系統,更需要創造一個不同于美式做法且更具規則的“融資直升機生態”,讓資金落到消費者和生產者手里,屆時中國80多萬億的GDP將被更加智慧重組,開放至少會提高中國經濟高端管理能力!


      三、 從修昔底德陷阱引致的“新冷戰思維”切換為產業革命的“新伙伴思維”
            流行熱議“修昔底德陷阱”讓這個世界更多轉向 “新冷戰思維”,而深入推進科技產業革命,可以讓中美更多地考慮“新伙伴的能量”,紀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就應該推動我們更多地從“新冷戰思維”轉換為產業革命的“新伙伴思維”,同時我們堅定支持中美之間的新伙伴思維成為發展主流,我認為有關中美科技產業革命有三種前景:


            第一是中美協同展開超級產業創新,其本質是翻建18-20世紀以來的主要的產品體系和世界工業體系; 第二是展開有選擇的突出部領域的重大改革,例如:中美聯手推動世界新一輪產業化和城市化。例如:把10億多臺車船機改造為物聯網需要中美產業協同合作,它使得21世紀物聯網創新將超越20世紀的互聯網;第三,采用國家貿易談判與協議方式,不斷積極建立可更新的貿易總量的平衡關系,以及貿易結構方面的友好關系,例如:知識產權管理、市場準入等的有效合作。只要有貿易就會有摩擦,只要有摩擦就會有發展!


            我認為推動中美展開超級經濟創新最為有利,可以在一個更廣大的增長體系內解決中美各種創新和危機問題,這也是中美協同增長的最大公約數。我一直主張,中美之間應該合作推動一到二次大型產業革命和科技革命,整體更換全球現有的文明系統,其中超乎世界意外的舉措就是建立中美科技與貿易自由區,此等舉措可以保護中美50年內處于創新與繁榮前沿地帶,也是解決中美貿易爭端的殺手锏。


            最后,感謝會議主席馬大姐!感謝會議的主辦方!


            老布什總統18歲從美國中學畢業時自愿加入美國海軍,參與對日作戰,當時布什總統說了永垂史冊的名言,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公眾服務。作為戰略家,老布什總統說過中美關系是當前和未來最重要的雙邊關系。正是基于此,在他作為副總統、總統、以及小布什作為總統的20年期間迎來了中美關系的積極發展,我們也稱作戰略機遇期,我們感謝他們對中美關系的貢獻,也讓我們再次思考,中美如何成為新的科技產業革命中最大的戰略伙伴。


            我女兒告訴我,如果尼爾-布什先生能夠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中美關系就會達到歷史高峰,也許我們就不用這么費心討論彼此戰略困惑了!

       

      上一篇:農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是無法取代的第一產業。

      下一篇:華為的偉大使命是服務世界

      亚洲第一网站久久无码|久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图|国产成人AⅤ男人的天堂|精品无码久久久久国产手机版 91麻豆精品国产自产果冻传媒|精品无码中文视频在线观看|国产精品一区二二区无码视频|久久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 国产精品va无码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成人无码不卡免费视频|亚洲色无码中文字幕在线|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国产正在播放 亚洲 无码 制服 日韩 中文|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久五月天|91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观看雪梨|国产精品自在欧美一区

        <optgroup id="mc5p9"></optgroup>
          <label id="mc5p9"></label>
        1. <object id="mc5p9"><sup id="mc5p9"></sup></object>
          <optgroup id="mc5p9"></optgroup>
          <samp id="mc5p9"></samp>